作為一名以訴訟業務為主的律師,我一直很贊同“法庭是律師的榮耀”這句話,為了完成一次出色的法庭審理,往往需要對事實、證據、法律等多方面進行充分的準備,才能換得法庭上的精彩表現,達到論證我方事實和觀點,有效反駁對方證據與主張的結果,進而達到說服法官,贏得其認可的目的。

但是由于很多案件并非當庭宣判,庭審記錄是否完整,是否能夠如實記載審理過程,幫助法官回憶當時情景,其實某種程度上比庭審本身更重要。記得剛做律師的前幾年,法院一般只有書記員面前才有電腦,每次庭審發言,大概只能從書記員打字的速度和時間來判斷內容記載是否全面,有時候遇到主見比較強的書記員,往往說了幾分鐘的內容,可能就被他總結成一兩句記在筆錄上,想表達的意思和效果難免大打折扣;所以后來養成一個習慣,每當說到自認為比較重要的觀點時,不得不事先強調一下“請書記員幫我記錄在案”,但即便這樣也難免有所疏漏,總讓人有種媚眼拋給瞎子看的感覺。

雖然庭審結束以后有閱讀筆錄的流程,可以進行糾正,但其實庭審是需要狀態的,往往在雙方針鋒相對時,思維的反應速度和敏銳度都會比平時強,會激發一些新的觀點和表述,而一旦庭審結束后,這種感覺就會很快消散,想事后再去彌補就非常困難,而且如果庭審時間長了,即便有一段話漏掉可能也難以發現。

后來蘇州慢慢普及了科技法庭建設,每個審判庭都配備了多臺顯示器,法官、原被告可以隨時同步閱讀書記員記載的筆錄,對于其中錯誤之處可以立即指出,這樣的問題慢慢就少了很多??梢钥吹焦P錄的另一個好處是:有時口頭表達有不嚴謹之處,但看見記錄以后就能迅速反應過來,就其中的瑕疵或者口誤及時糾正,對于準確表達己方觀點也大有裨益。

說實話,習慣了這樣的設備和便捷以后,有時候到外地出差,多少有些不適應,但因為總體法院書記員記錄的水平和規范程度都在提高,倒也沒有感受到這么強烈的差距。

直到前幾天去天津某區法院開庭,庭審維持了兩個多小時,但結果書記員打出來的筆錄只有短短六頁紙,不僅各方陳述的事實經過和細節被嚴重簡化,很多觀點的表達和陳述連文字的順暢都達不到,光改筆錄就花了半個多小時的時間,差點沒趕上火車。承辦法官估計也看出我的尷尬來了,隨口問了問蘇州的情況,我就介紹一下,他表示該院只有兩個法庭全部配備了顯示器,當我問及同步錄音錄像的時候,他也表示只有兩個法庭才有,所謂要求的同步錄音錄像在他們法院是做不到的。

22號,最高人民法院發布了《關于人民法院庭審錄音錄像的若干規定》,第二天就在朋友圈廣為流傳,該規定的主要內容就是規范各級法院對于同步錄音錄像工作的落實,并且明確當事人、律師可以調取有關庭審錄音或錄像。

23號下午開庭結束以后,正好和法官聊起這個規定,法官認為意義不大,因為在現有設備和流程的情況下,他們法院的筆錄一般記載都比較全面,而且有當事人簽字確認,調取錄像也不能改變有關事實。我就把21號的經歷講給他聽,并笑言我們都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其實以整體規范性而言,同步錄音錄像還是有很大意義的;有且有時候庭審錄像確實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還原或補充筆錄的疏漏。我16年辦過一個案子,當時一審兩次開庭我方都攜帶了證據原件,但是對方未要求核實,結果法院以我方未提供原件核對而不予采信,在二審上訴過程中,就是通過調取監控錄像才查清了這一事實并得以糾正。

出了法院,回想起這十年來關于閱卷的變化,心中多少有些感慨,記得最初執業時,不要說庭審的錄音或錄像,很多法院就連對方提供的證據和庭審記錄都不給律師閱卷,要看只能調取己方提供的證據和法院的判決,為這個事情也沒少和工作人員爭執,但收效甚微。等到近幾年再去閱卷,法院很少再對內容進行限制,而且電子閱卷開始普及,閱卷的效果和效率比以前好了很多;去年再去閱卷的時候,法院對于閱卷的委托書格式也提出了新的要求,必須由當事人簽署的專項委托書,而不能用訴訟委托書進行替代。目前看來,調取錄音錄像的可能也會很快普及了。

十年以來,其實我們的執業環境,包括執業的要求、理念都在發生著不斷的變化,也許身在其中的自己一直沒有察覺,但等偶爾回頭時才發現原來變化真的非常大,2017年223日,于浦東飛往大阪的飛機上,偶有所感,故特作此文,聊以自娛。


ps:本文章來自江蘇蘇明律師事務所查文霄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