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2016年8月8日拿到實習律師證,已經一年的時間,期間在指導律師的教導下,也承辦了不少的案件,其中交通事故侵權責任糾紛是律師執業過程中比較常見的一種案件類型,很多細節問題,是只有辦案實踐過程中遇到之后,才會深入思考,理解法條設置的本意。

辦理交通事故案件,最直接、最主要的法律依據是《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人身損害司法解釋),因為多個項目涉及到省內平均收入,所以每年省高院會發布關于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有關費用標準的通知,以便統一賠償標準。同時在蘇州地區法院對于部分事實和賠償的認定,也有自己的標準和尺寸,故分別分析總結如下:

要點一:城鎮標準還是農村標準?

法律依據:《人身損害司法解釋》第25條:“殘疾賠償金根據受害人喪失勞動能力程度或者傷殘等級,按照受訴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標準……受害人因傷致殘但實際收入沒有減少,或者傷殘等級較輕但造成職業妨害嚴重影響其勞動就業的,可以對殘疾賠償金作相應調整?!?/span>

最高人民法院([2005]民他字第25號)復函:“應當根據案件的實際情況,結合受害人住所地、經常居住地等因素,確定適用標準。如果受害人雖然農村戶口,但在城市經商、居住,其經常居住地和主要收入來源地均為城市,有關損害賠償費用應當根據當地城鎮居民的相關標準計算?!?/span>

分析:交通事故案件受害人的城鎮與農村戶籍的區別意味著賠償金額的計算標準存在差異。理論上,區分城鎮和農村戶籍的首要證據就是戶口本上登記的戶籍信息。但現實生活中,伴隨城鎮化的進程,農村戶籍人員大量流入城鎮,其主要收入也不再依托于農業生產,僅以戶籍為依據區分賠償標準顯不符合當代社會的基本現狀。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經常居住地”也是確定使用標準的重要因素之一,它是指公民離開住所地(戶籍所在地)至起訴時已連續居住一年以上的地方,但公民住院就醫的地方除外。

結論:理論上交通事故案件受害人應同時提供證據證明其一、連續一年以上經常居住地在城鎮;二、主要生活來源為城鎮。但訴訟中,受害人只要能證明其連續一年以上經常居住地在城鎮,一般會推定主要生活來源也為城鎮,所以這類問題的難點最終在于如何證明連續居住在城鎮達一年以上。

訴訟中,可以證明這個事實的證據主要有:1、居住所在城鎮辦理的“暫住證”、“居住證”;2、時間連續的住房“租賃合同”;3、在城鎮工作時繳納的連續不斷的社保證明等。

【江蘇】江蘇省內自2002年底開始實行全省城鄉居民統一戶口登記管理制度,取消農業、地方城鎮等戶口性質,統稱為“居民戶口”,故只要是江蘇省戶籍的人員,已經不存在上述因戶籍區別而導致賠償金計算差異的問題。

要點二:殘疾賠償金計算采用受訴法院所在地標準?

法律依據:《民事訴訟法》第28條:“因侵權行為提起的訴訟,由侵權行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轄?!?/span>

《人身損害解釋》第25條:“殘疾賠償金根據受害人喪失勞動能力程度或者傷殘等級,按照受訴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標準……”;

第30條:“賠償權利人舉證證明其住所地或者經常居住地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高于受訴法院所在地標準的,殘疾賠償金或者死亡賠償金可以按照其住所地或者經常居住地的相關標準計算?!?/span>

分析:交通事故引發的訴訟本質上是侵權糾紛,故侵權行為地(交通事故發生地)法院、被告住所地法院對案件都有管轄權;當一起交通事故存在多個受害人、多個被告的情況下,各個當事人的關聯地則皆可作為案件管轄的連接點。

結論:依據上述條文可知,受害人就事故案件的管轄法院擁有選擇權,各項損失計算的基數標準因各地經濟水平的差異而存在不同,將會導致賠償總額存在巨大差異,受害人可綜合考慮選擇對自己賠償有利的法院管轄。

考慮到處理的便利,一般都會選擇事故發生地(侵權行為地)的法院管轄,但殘疾賠償金的本意是考慮到因為傷殘對受害人今后工作和收入的影響所做的補償,而受害人經常生活的地方可能和管轄法院并不在同一地區,生活和收入水平都有所區別,如果一律用法院地標準來計算賠償,未免有失公平。所以如果受害人能證明其住所地或者經常居住地的收入較高,則可以按照較高的標準來計算,比如上海戶籍的受害人在蘇州發生交通事故,即便選擇蘇州法院管轄,在計算賠償時,也可以適用上海的標準。

【江蘇】江蘇省蘇高法電〔2017〕153號文件公布(2016年度)江蘇省城鎮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0152元;城鎮常住居民人均生活消費支出26433元;農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7606元;農村常住居民人均生活消費支出14428元。

要點三:精神損害賠償金的界定與賠償?

法條:《侵權責任法》第22條:“侵害他人人身權益,造成他人嚴重精神損害的,被侵權人可以請求精神損害賠償?!?nbsp;

分析:精神損害賠償因其自身的特殊性決定其是一個極其復雜的問題,該如何確定賠償的標準和具體數額,目前我國法律仍沒有形成統一定論?!肚謾嘭熑畏ā返?2條是我國侵權責任部門法律第一次明確精神損害賠償金的金額以及計算辦法;而且,侵權責任法規定之精神損害賠償是獨立于醫療費、護理費、交通費等為治療和康復支出的合理費用以及誤工費、生活輔助具費、殘疾賠償金、死亡賠償金之外的,可以同時向法院主張。

結論:各地法院對精神損害賠償請求的做法尚未形成統一標準,但交通事故案件中受害人對此項賠償的請求權是被法律明確保護的,司法實踐中法院一般通過衡量“酌定標準”如侵權人的過錯程度、侵害的手段、場合、行為方式等具體情節、侵權行為所造成的后果、受訴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等要素綜合加以確定。

【江蘇】江蘇省高院出具指導意見(蘇高法[2005]282號)規定,精神損害賠償金應與殘疾等級(1~10級,10級為最低級,1級為最高級)掛鉤,一般為5000元一級,殘疾等級每增加一級撫慰金金額增加5000元,總數不宜超過5萬元。值得一提的是,蘇州地區法院在判決時還會在一定程度上考慮傷者在事故中被認定的責任并以此為據對精神撫慰金數額進行調整。比如一級傷殘,依法可以主張的精神撫慰金是5萬元,但是如果受害人本身負事故的主責甚至全責,那么法院有可能酌情認定只支持2萬元。

要點四:其他“受害人”受傷情況在訴訟過程中的處理?

法條:《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條:“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傷亡、財產損失的,由保險公司在機動車第三者責任強制保險責任限額范圍內予以賠償;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規定承擔賠償責任:   (一)機動車之間發生交通事故的,由有過錯的一方承擔賠償責任;雙方都有過錯的,按照各自過錯的比例分擔責任。(二)機動車與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之間發生交通事故,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沒有過錯的,由機動車一方承擔賠償責任;有證據證明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有過錯的,根據過錯程度適當減輕機動車一方的賠償責任;機動車一方沒有過錯的,承擔不超過百分之十的賠償責任。交通事故的損失是由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故意碰撞機動車造成的,機動車一方不承擔賠償責任?!?/span>

分析:此處在于討論一起交通事故中存在多個受害人的情況,如果某一起交通事故造成多人受傷,就意味著保險公司在交強險限額內的賠償款會在多個受害人之間進行分配。而現實情況復雜,往往不能保證所有受害人同時提起訴訟或在同一法院起訴。故實踐中,對于交強險賠償款,法院往往判決保險公司在交強險限額內賠償全部受害人的損失之和,對在各受害人之間的劃分及各分項賠償額沒有細化,而此時,對暫未起訴的傷者,法院可以視情況對賠償款進行預留。舉例來說,甲與乙均在同一起交通事故中受傷,二人均為對方車輛交強險的賠付對象,甲先進行的訴訟活動中而乙沒有參與其中的話,法院會在判決中對乙遭受的損失進行預留。

結論:為了更好的維護自己的權益,交通案件受害人應及時積極參與到訴訟中保障自己的權益。

要點五:誤工費主張及計算?

法條:《人身損害解釋》第20條:“誤工費根據受害人的誤工時間和收入狀況確定。誤工時間根據受害人接受治療的醫療機構出具的證明確定。受害人因傷致殘持續誤工的,誤工時間可以計算至定殘日前一天。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誤工費按照實際減少的收入計算。受害人無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計算;受害人不能舉證證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狀況的,可以參照受訴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業上一年度職工的平均工資計算?!?/span>

分析:誤工費是指受害人本人因傷害治療期間甚至恢復期間、定殘之日以前,不能生產、勞動、上班工作和承包經營而減少的收入,以及死亡受害人的家屬辦理喪葬事宜導致的合理誤工損失?,F行法律關于誤工費制度設計的意義在于賠償、填補受害人的實際損失,在賠償標準上并未設置上限,且為無固定收入人員及無法提供證據證明收入狀況的受害人設置了賠償參考標準。

結論:從證據角度來說,受害人在訴訟中仍需提供自己的薪資發放證明對因誤工而減少的損失進行舉證,實質在于“減少”的證明。

需要強調的是,誤工費并不是交通事故當中的必然損失,它是以實際收入減少前提的。證據準備上,以一般企業員工為例,工資銀行流水記錄證明效力較強;現金發放工資的受傷人員可以提供公司的原始財務賬冊證明損失;對于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工資收入的,法院則可能會采用市級行政機關發布的最低工資標準來確定損失。

交通事故侵權責任糾紛案件除本文上述所列問題要點之外,在案件辦理過程中仍有許多地方需要注意,例如案件發生時要及時報警、保存證據、司法鑒定的申請與時限、同一人存在多處傷殘等,律師的任務就是在案件處理中幫助當事人充分行使自己的權利,以期取得良好的效果。


ps:本文來自江蘇蘇明律師事務所實習律師孫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