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次一直在聊“我眼中的世界”,今天我想換個視角,讓大家來看看“日本人眼中的中國”。 反中右翼等內容,大家有很多途徑去了解,我就不贅述了,今天我主要想聊聊那些發生在我身邊的真實故事,讓大家從另一個側面看看普通日本人對中國的一些認識吧。

 

(一)“對不起”

國內的媒體時常充斥著日本教科書篡改歷史的新聞,不得不否認,這個行為對于日本年輕一代的歷史觀、世界觀形成了重大影響,很多年輕一代并不知道那段歷史或者漠不關心。但是,在我接觸的中老年一輩中,由于他們本人或者家人都曾經歷過那段歷史,很多人并不否認那段歷史,甚至為此向我道過歉。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大學時期我和同學兩人一起接待過的一位京都大學教授。當時我們問他想去南京的什么地方看看,他唯一指定的就是南京大屠殺紀念館。去過那里的人都知道,場館很大,當八十歲高齡的他把整個館里里外外仔仔細細地轉了一遍后,對著那些遇難者照片深深地鞠了一躬說“對不起”時,我是真的被感動了。雖然不是他犯下的錯,但是我能感受到他真誠的歉意,如果換做是我也不一定可以做到他這樣。來日本后,陸陸續續也碰到好幾位日本友人為那段歷史向我道過歉,這樣的事情不光發生在我一個人身上,我身邊的朋友們也都經歷過。我有一個朋友被日本友人邀請去家里做客時,對方還很鄭重地下跪向她道歉,當時倒是把她嚇了一跳。

 

(二)“日本的年輕一代將輸給中國”

上周參加一個行業聚會,遇到一位對中國很了解也很感興趣的老律師,聊著聊著他突然很憂傷地說,“日本的年輕一代肯定會輸給中國”。這句話我不是第一次聽到了,我的老板、同事、很多日本友人都這樣向我感嘆過他們對于日本下一代的憂慮。

日本媒體把當代的年輕人叫做“廢掉的一代”,他們安于現狀、固步自封,缺乏挑戰和冒險精神。他們從小擁有優越的物質條件,在一個連公共廁所的馬桶都帶自動沖水和清洗功能的環境下,人必定會變懶惰。學校怕傷害學生自尊不公開成績也不排名次,所以很多學生逐漸失去了競爭意識。文部省和各大學提供的全獎留學機會數不勝數,但是他們卻因為害怕面對陌生的環境而將這些機會拱手讓給了我們這些外國留學生,這也難怪那些為了重建戰后日本而拼搏一生的老一輩要怒其不爭了。

日本作為一個高度發達的社會,年輕人為自己的國家感到自豪那是理所應當的,但是一旦這種自豪演變為自傲,就漸漸讓他們喪失了看看外面世界的欲望。他們的護照出國不用簽證,可以實現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他們的網絡沒有限制,Facebook、Youtube可以隨便看;他們的學校有那么多出國留學的機會,國家倒貼錢讓你出去學習玩樂,但是他們卻寧愿縮在自己的安樂窩,做一只井底之蛙。而與此相反,中國很多年輕人都抱著“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想法,想盡辦法想去了解這個世界多一些,相對于他們,我們更敢去冒險,更愿意去接受新的挑戰。我同事說,想到將來日本年輕人的競爭對象都是這么敢拼敢闖的人時,危機感油然而生。

“中國一定會改變”,聊天的最后,那位老律師用堅定地眼神看著我說。雖然我知道我們這一代也存在很多問題,但我真的很想看看10年、20年后的中國和日本會是什么樣子。

 

(三)“我很喜歡在中國的生活”

我有個同事曾在復旦讀書,之后留在上海一律所工作了兩三年后回了日本。一次聚餐,她和我相聊甚歡,我問她覺得上海的生活如何?她說,“我覺得在上海的生活更舒適”。對于這個答案,我有點始料未及,這是第一次有日本人對我說她更喜歡中國的生活,因為論環境,論物質,中國確實還是和日本有差距的。我問她為什么,她說“因為中國人比較隨性”,我頓時會心地笑了,表示理解她的想法。守秩序、講規則是維持日本社會運轉的重要因素,但是凡事都有個度,一旦做過了就會讓人覺得“死板”“墨守成規”。在這個社會里,有很多東西不是法律但你必須去遵循。有些規則我們還能以自己是外國人為由不去遵守,但如果你是日本人就不得不隨眾了,時間久了自然會讓人感到壓抑,所以我同事才覺得在中國舒服,因為你可以按自己的想法去做事,不用那么在意別人的眼光。

我還認識一個從國稅局海外部退休后,自己開始做中國業務的老律師。他幾乎每年都會自費去中國呆兩周。每次去他也不定行程,就自己隨性地在大街小巷里閑逛,到晚上了就找個小旅館住下,他很得意地說他還會和旅館老板砍價。

“你知道我最喜歡去逛的是哪里嗎?”,他問我。我搖頭示意他告訴我答案。

“是大學,各個大學。特別是畢業季的時候,很多畢業生在路邊擺攤賣舊書,我就喜歡去湊這熱鬧?!?,他很興奮地和我說。

從他欣喜的眼神中,我能看出他是真的喜歡中國的文化和生活。

 

(四)“我希望中國可以變得更好”

去年香港占中事件暴發后,教會的一位老爺爺和我聊起這件事,我們從學生運動是否可以解決社會矛盾,帶領社會變革的問題開始,聊著聊著就說到了現在中國發展所面臨的困境。他說這些年看到了中國快速發展的經濟,但是也看到了中國文化的缺失。他說,“我們的文化來自中國”,他一直把中國看成是日本文化的始祖,是亞洲的老大哥(他日語原文用的就是這個說法,“あにき”),但是看到現在的“中國”并不是曾經的那個中國時,內心真的感到很悲哀。就拿漢字來說吧,曾經是中國把漢字傳到了日本,但是現在我們自己卻摒棄了繁體字全部使用簡體字,這種文化上的斷層不禁讓他感到惋惜。當他說看到現在的中國有時真的感到有些悲傷(日語原文“かなしい”)時,我的心里也一陣酸楚不是滋味。我能感受到他對中國的感情,他是真心希望中國可以變得更好。很多受過中國文化影響的老人都向我表達過同樣的感慨,連他們都這么關注中國的命運,我們沒有理由不努力讓中國變得更好。

ps:本文章來源江蘇蘇明律師事務所嚴逸文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