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四五年前走出國門的那一刻,我的人生注定要走入一條非同常態的軌跡。

我在國內的朋友們,找一份穩定的工作,戀愛、相親、結婚、生子,日子過得平淡卻也幸福。我覺得這樣的生活很好,就像我父母那樣,雖然也有爭吵,但也是恩恩愛愛地過了大半輩子。只是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我并不滿足于這樣的生活,我知道我眼中看到的只是這個世界的冰山一角,我希望可以去認識更多的人,探索更多未知的領域。


圖片關鍵詞

圖片關鍵詞YLP的新加坡檢察官加了聚餐

最近因為和九州大學一個青年領袖項目(YLP)的朋友們走得很近,讓我對這個世界又有了新的認識。參加這個項目的都是來自世界各地的精英,大部分是律師或政府官員。我最先認識的是來自韓國的皇甫夫婦。他們也是基督徒,剛到日本沒多久他們就找來了我們教會。他們第一次來時,我正好出差回國,聽朋友們說新來了對韓國夫婦,丈夫也是個律師,頓時讓我對他們產生了極大的興趣。要知道在日本這幾年,我很少有機會在工作和學校以外的場合認識同行。第一次見面,一見如故。特別是因為皇甫的妻子仙雨和我同歲,我們非常談得來。第一次見面就聽皇甫和我說他希望組織中日韓三國的基督徒律師一起,通過法律來榮耀上帝。我感受到了他的熱情和夢想,我很愿意助他一臂之力。

之后發生的事情真的是太巧了,我相信這一定是來自上帝的安排。我們所每年都會接受YLP的學生來所里實習,今年也不例外。然后我驚訝地發現了皇甫的名字也在名單上,很自然地他來我們所里實習了。除了教會,我們又成了工作上的伙伴,這種感覺很奇妙,我很珍惜這樣特別的緣分。短短兩星期的實習,皇甫也和我們所的同事們打成了一片,特別是一起去參加了律協組織的法官座談會后,我也和YLP的成員們熟悉起來。認識了來自香港的美女律師Hilda, Irene,菲律賓律師Paolo, Nicky,韓國博士Peter。那天我組織了這些人一起聚會,席間有來自香港,大陸,日本,菲律賓的律師,大家因為一個喝酒游戲玩得不亦樂乎,直到凌晨2點!對于這次聚會,大家都是津津樂道,我也很榮幸成為那天的host.感謝主!

1493174155118181.jpg

YLP的韓國律師朋友的演奏會

和Paolo,Nicky的熟識讓我對菲律賓產生了很大的興趣。之前我對菲律賓的認識可以說僅僅停留在菲傭和綁架案很多的認識上。我不了解他們的風土人情,也沒有和任何菲律賓人交談過。雖然只見了三次,我已經愛上了這個國家和那里的人。他們熱情、率真、樂觀、開朗,我沒想到的是他們不僅英語如母語般流暢,連他們的性格也有很多西方元素在里面。我很愛這種坦率和熱情,讓我和他們可以迅速拉近彼此的距離。菲律賓的歷史也是很有意思的,短短400多年的歷史中,其中300年是被西班牙殖民,50年被美國殖民,造就了他們截然不同于其他亞洲國家的文化,他們信天主,說英語,受西方文化影響很大。他們倆為我打開了一扇認識菲律賓的門。我很愛和他們聊天,總是有源源不斷的話題;我愛他們的坦率真誠,可以讓你感受到他們對你的喜愛。感謝主,又為我打開了一片新的世界!

除了Paolo,Nicky,我還認識了一個來自于英國牛津的小伙子Ollie。他也是個活躍分子,來福岡才沒幾個月,已經組織了一個叫Comedy Fukuoka的活動,邀請來自英語國家的Native Speaker來講笑話。我受邀也去參加了,雖然不能全部聽懂那些笑話,但是我很愛那種氛圍。也是在那里Ollie介紹我認識了他的墨西哥朋友,Jacob。這是我第一次認識墨西哥人,很開心可以和他聊天,從他會說西班牙語讓我知道了原來墨西哥也是有過被西班牙殖民的歷史的。從身邊的朋友身上,我上了一堂生動至極的世界歷史課!我很愛這一切!

說到這里也不得不提一下皇甫來我們所實習的最后一天大家一起去聚餐的事情。席間我的同事李律師用韓語說了他作為在日朝鮮人的故事,讓我知道了關于他選擇國籍的故事,也讓我對韓國被日本殖民這段歷史和“在日朝鮮人”這個群體有了更多深入地了解。讓我感到不可思議的是我竟然可以聽他用韓語把整個故事講完,而在一年前我還是完全聽不懂韓語的!

語言真的是個很美妙的東西,一旦你嘗到了用不同語言和當地人交流的甜頭,就沒有辦法停下來了。我覺得我就是深深中了語言的毒。5年前瘋狂地學習日語時,誰會想到今天日語已經成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我竟然已經對日語熟悉到失去了新鮮感。更奇妙的是,我的英語口語是來日本后慢慢練出來的。都說日本人的英語口語很差,我能夠在留學日本期間練好英語也是個奇跡了。這得歸功于我好交友的性格吧。作為一個生活在異國的外國人,很多時候我覺得和非日本人有更多共同語言,我們會在一起吐槽多難和日本人交朋友,我們也會在一起討論各國的風土人情,雖然只是身在日本,但是我感覺我可以通過他們窺探整個世界。我很愛這樣豐富多彩的生活。

回到我自己身上,這幾年的異國生活對我的性格也產生了很大的影響,我可以感受得到。我有時候覺得自己是分裂的,說日語時我覺得自己是個小心謹慎的日本人,說英語時我又覺得自己是個熱情奔放的美國人,說中文時我就是這20多年來的我,而現在又在學韓語,我不知道是不是又會對我性格造成一些新的影響。今天中午和同事秋山律師還有村中一起邊吃午餐邊練習英語和韓語,我很喜歡這樣的感覺,雖然對象是同樣的人,但是和她們說英語讓我覺得更容易拉近彼此的距離。印象深的是在說找對象問題時,我說我不拘泥于國籍,村中說,關鍵不在于語言,而在于人格,在于你是不是一個具有人格魅力的人?真的,回想剛出國那時候,我也是常在別人用國籍來區別你前就自己先把自己框在了我是中國人的框框里,這反而大大局限了我和別人的交流。但是慢慢的,當我的日語也變得流暢起來后,我在別人面前展現的就是純粹的自己,也慢慢不去考慮那么多了。再然后我拓寬了英語圈的交際,更讓我感受到了人與人其實本質都是一樣的,語言、國籍這些僅僅是一些外在的表象。別人是否愿意與你交朋友,是否能夠和你保持長久的友誼,關鍵還在于你是否擁有人格魅力。說實話,剛開始工作的這一年,我也曾經苦惱過我到底該以怎樣一個姿態立足于這個全是日本人的環境中,我試著去學習日本人的說話方式和文化,但是我知道我永遠做不到完美,因為我不是日本人。偶爾我也開始厭惡這樣沒有自我的方式,我一度覺得自己是不是要被日本同化了,我希望保持我的個性和自我。最近這段時間,因著所里和YLP的交集,讓我漸漸找回了自我。我開始發現原來做那個我,比起一味地模仿日本人要更具有魅力。我慢慢地展現自我,也得到了更多的贊美和信任,我很愛那個活潑開朗充滿自信的我,而現在她又回來了!Welcome Back!我知道自己是個很有自信的人,過去的一年我一度失去了自信和方向,現在我又漸漸找回來了,感謝主!感謝我身邊的朋友們!不用想著如何去討好別人,Just be the way you are!


ps:本文章來自江蘇蘇明律師事務所嚴逸文律師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