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覺,進入律師行業已然十年,回首過去歷歷在目,角色不同,所背負的責任不同,思考的問題和角度也都有所不同。感慨時間飛逝的同時,總覺得應當做點什么、寫點什么,給過去十年乃至今后十年一個交代,之前嘗試著寫了一些文章,覺得是一個很不錯的方式,于是萌生了在微博和微信開專欄的想法,只有能表達、能寫下來的,才算自己真正掌握的東西。

應該說律師生涯起步還算順利,大學畢業前就進入律所工作,從事律師助理一職,同時準備司法考試,幸而一次通過;嗣后回到蘇州投簡歷自薦,很快也找到律所申辦實習,進而執業。因為有過工作經驗,所以相較同期的實習律師,得到了更多辦案機會和經驗,加之作為本地人在案源業務方面的優勢,一直沒遇到大的困難或挫折。

但現在看來過于順利也非好事,沒有挫折,就不會停下來進行反思,迷失在日常的重復工作中,而忽視了對事務本質和初衷的思考。說句實話,雖然做了律師,但為何做此選擇并沒有想清楚,只不過覺得既然讀了法學,在沒有考上法官或檢察官,又不愿意做公司法務或從事非法學專業工作的情形下,律師似乎就是理所當然的唯一選擇。但究竟做什么樣的律師,怎么樣做好律師?這些問題,在那幾年不僅沒有答案,甚至也沒有仔細去考量過。

幸而做事情還算認真,愿意花時間和精力去尋找資料和答案,能自己歸納總結,算是沒有虛度光陰,也有了不少量的積累,但因為目標和規劃不清的緣故,始終沒有引發質變,所以遇到瓶頸幾乎是必然的。直到那時才開始考慮是否應該有所變化,尋求破局之法。之所以后來和同事一起合辦律所,其實也是知道自己性情淡薄,希望給自己一些壓力而有所改變。

此后的變化大抵是我希望的,但程度和效果卻遠遠超出預期,而且這種改變是自發產生的,并非個人純粹或有意識的選擇和控制,是一種由表及里的改變。

也許最初只是一個簡單的想法或者要求,但無論是作為律所主任還是團隊負責人,我一直堅信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如果自己都做不好,那就沒有資格要求他人這樣去做。所以再簡單的要求,都要首先捫心自問是否合理、是否合適、自己是否能夠做好?如果答案是否定的,就需要自我反省,這樣的一個過程,很容易觸及律師執業和律所的本質,引發了更多的思考。

同時伴隨著事務所的發展,實習律師和律師助理人數也日益增加,因為自己走過彎路,所以總希望能幫助他們成長的更順利一些,不然總有一種誤人子弟的負罪感。過去的大半年時間里,一直帶著實習律師在做培訓,分享自己的經驗,所以對于多年形成的執業習慣和辦案方式的都有了更多的思考。十年來,雖然不敢說律師行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是對比2006年和2017年的情況,發展和變化還是很明顯的,無論是新型業務領域的拓展、行業的細分程序,律師技能的發展、法院審判規范和公開程度,都有了很大的變化。但我們辦案的方式方法、態度是否也需要隨之進行調整,以適應現在的形勢和局面,也是需要思考和學習。

最后面對不斷更新的法律規定,更加細分的服務市場,如何建立知識體系,有效的進行知識管理和迭代,提供更優質的法律服務,對律師個人的時間管理、任務管理和案件管理等方面也提出了新的要求。

應該說在我身上,對于律師和律師事務所的反思,是同步發生的,想的問題也從之前提到的,究竟做什么樣的律師,怎么樣做好律師?到為什么要經營律所,什么樣的管理方式才是正確的,律所的發展方向是什么?以及從業務上來講,訴訟的本質是什么?律師服務的本質是什么?

想的越多,就覺得自己要學習的越多,而且必須是通過不斷的閱讀、反思、嘗試、再閱讀的循環往復去琢磨這些問題。我相信除了部分是無意中做法正好契合而成功的律師以外,大部分成功的律師必然對上述問題都有自己的理解和答案,我也是通過之前的學習,在他們身上汲取了力量和經驗。

歷經了差不多兩年的時間,該做的儲備和思考也有了不少,所以準備做一些總結,分享自己的經歷和思考,希望對同樣具有這些困惑的同行或者年輕律師能有所幫助;另外一方面,在之前學習的過程中,很多人都認為寫作本身也是一種效果良好的學習方式,我也深以為然。

從學習的緯度上講,哪怕是復述和總結,效果也比單純的閱讀要強很多;從思考的緯度上講,寫作有利于拓展和整理思路,發現其中的疏漏和矛盾,將想法變成切實可能的計劃;從知識體系的緯度上講,避免淺層次的思考,避免將似是而非的理解運用到工作而出現低級的錯誤。

而內容可能主要會分享如下的信息:

自己執業過程中的經歷和故事;

現在思考的內容和想法;

經嘗試取得良好效果的方式和方法,以及一些成長過程中的經驗教訓。

當然囿于個人知識、經歷經驗、時間所限,寫的東西不能保證完全正確,但至少真實。今天在某公眾號上看到一句話“有態度的文字才有力量”,那么以自己親身經歷并付諸于實踐的文字和總結,應該算最端正的態度了,我也希望通過這樣一種方式,留下成長的印跡,給予自己激勵和方向。

ps:本文章來自江蘇蘇明律師事務所查文霄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