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基本案情:

2015年9月,江陰某貿易公司(以下稱原告)向無錫某汽車銷售公司(以下稱被告)購買新能源汽車一輛,車輛價款為25萬元。汽車銷售公司在銷售時稱該新能源汽車有相關政府補貼的,但隨后合同履行過程中,江陰某公司卻僅拿到省補,未能拿到市補。故江陰某公司將無錫某汽車銷售公司訴至法院,要求無錫某公司支付應得的補貼款12.96萬元。

庭審中,原告提供了一份蓋有被告公司公章的《產品購銷合同》原件。該合同約定:1、原告系在能夠取得新能源補貼21.6萬元的基礎上向被告購買該車;2、被告負責辦理補貼事宜,如補貼數額不滿21.6萬元,則被告負責向原告補償不足部分;3、若被告應當向原告補償的,應當自原告支付購車款之日起,七個月內支付。

而被告被告辯稱:1、原告提供的合同條款極為不合理,因省補、市補由政府發放,被告僅代原告提交申請材料,具體的補貼金額被告無法得知故也不可能作出承諾;2、省補、市補系由政府發放,現因政策的改變部分補貼被取消,此事非因被告過錯故被告無需承擔賠償責任。被告認為該份合同并非雙方真實意思表示,并同時提供了另外一份蓋有原告公司紅章的復印件《產品購銷合同》,該份合同中并未有上述的約定。

二、辦案手記:

本案中我方代理的是被告,在接受委托時,我們也仔細詢問了當事人,為何有兩份不同的合同?當事人回答是,之前管理比較混亂,該業務是通過是第三方銷售點完成的,當然他們有蓋章的空白合同在銷售點,很有可能是該銷售點和對方勾結制作的,但是并沒有證據可以證明這些事實。隨后客戶就提供了為原告貿易公司辦理補貼時,有對方公司蓋章的一份《產品購銷合同》。

在拿到有關案件材料后,雖然我也提示了客戶本案敗訴的可能性較大。但個人內心,對于我方勝訴還是有一定期望的,因為我方同樣有一份對方蓋章的合同,而且對方提供的合同中約定的內容明顯不符合常理。

但最終本案一審,法院卻最終判決被告汽車銷售公司支付原告貿易公司12.96萬元。

三、法律分析:

被告的抗辯貌似很有道理,但最后法院為什么支持原告訴求而不支予支持被告的抗辯意見?法院的判斷標準是什么?

1、從證據形式方面看: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七十三條 雙方當事人對同一事實分別舉出相反的證據,但都沒有足夠的依據否定對方證據的,人民法院應當結合案件情況,判斷一方提供證據的證明力是否明顯大于另一方提供證據的證明力,并對證明力較大的證據予以確認。 

比較一下以上兩份證據的證明力大小,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七十七條第三項,人民法院就數個證據對同一事實的證明力,可以依照下列原則認定:(三)原始證據的證明力一般大于傳來證據,因原告提供的為純粹的原件、被告提供的是復印件上加蓋公章,故原告提供的《產品購銷合同》原件的證明力要大于被告提供的復印件。

另外原告提供的合同是一份單獨的證據,而被告方提供的合同確實補貼申領材料中的一頁,而且每頁都加蓋了公司的公章。從交易習慣和形成過程來看,法院也傾向于認為后一份合同是為了補貼而加蓋的,并非真實意識表示。

故法院最終認定原告提供的《產品購銷合同》為雙方真實意思表示。

2、該合同的效力如何:

根據《合同法》第五十二條,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無效:(一)一方以欺詐、脅迫的手段訂立合同,損害國家利益;(二)惡意串通,損害國家、集體或者第三人利益;(三)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四)損害社會公共利益;(五)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

原告提供的《產品購銷合同》并不存在上述影響合同效力的情形,故法院認為該合同應是合法有效的。

同時,雖然從被告的角度考慮,承擔補貼以后是虧本的,但是站在法官的角度,汽車銷售公司確實有可能在銷售的過程中,對了增強客戶信息促成交易而做出相關的承諾,從承諾內容來看,也沒有顯示公平,所以也會傾向于采納原告的觀點

四、案件啟發:

1、本案中盡管原告江陰某公司提供的《產品購銷合同》中條款看來極不合理,該合同亦難辨真偽,但由于被告無錫某汽車銷售公司對合同管理不善,在庭審中無法提交合同原件,導致其在訴訟中處于不利地位并最終敗訴。故在實踐中作為企業在經營管理過程中,應建立起自己的合同管理制度,防范法律風險。

2、在辦理案件過程中,除了對我方證據的分析外,還應當綜合考慮案件的全部事實經過,證據證明力的大小、綜合分析雙方各自的證據和陳述事實的合理性,避免個人情感色彩在事實分析時的影響。

雖然本案一審敗訴,但是當事人根據我方建議提起上訴,最終在二審法院的主持下,和對方就賠償事宜達成了一致,為當事人最大限度的挽回了損失。


ps:本案例來自江蘇蘇明律師事務所實習可是陸紅霞